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陈丹青:我痛恨素描考试 俞东:真的有放之四海而皆准

发布日期:2020-09-16 05:08   来源:未知   阅读:

??戴朝亮(江苏常州儿童活动中心美术教师)

网友观点

@小恐龙-福多:“存在即合理”,我们国家的考级比赛哪个不是这种情况?作为从业者,能做的也只是不鼓励、不引导,即使家长学生有需要,也不以比赛考级为噱头增加课程。但是问题的症结呢?家长、学生为何对比赛考级趋之若鹜,还不是因为应试教育需要么?小升初、中高考加分,这些才是错误的源头。

学波 插图

@大千美术:像我们这些一直拼搏在校外美术辅导的一线老师,最郁闷的就是家长跑来问我们为什么没有设立考级,家长毕竟不懂,还可以理解,关键是一些同行机构,不要被利欲熏昏了头脑,不要误导了家长和孩子!

??陈丹青(艺术家)

每个时期儿童的作品都会留下时代的痕迹,只有当孩子们能够真切表达出自己的内心,且通过艺术的形式显出与众不同,我们说这个儿童画才显得特别有意义。同一个孩子,上个月可能画面饱满张力十足,下个月,也许空淼柔细,这些都是正常的。至于儿童们大量出现画面感膨胀的现象,那是社会外力的作用过于干涉的结果。我们主张孩子们在绘画时做独特的自己,而不是其他。

我痛恨素描考试,绝对不是画了素描才能画好画的。我们今天中国实行的素描教学,大约是十八世纪左右,从法国慢慢流行到俄罗斯,后来扩展至苏联,然后再到中国,这么一个过程,是各种画画教育当中的一种。但是我们现在把它认为是唯一的一种,不这样画就画不好,这完全是荒谬的。我一直想写一本素描基础教育批判,但是我实在不想去写,这是太看得起他们,问题是他们每年都在“杀人”。所有中国古典画家,从来没有画过素描,也非常伟大。在素描这个体系发展出来以前,很多画家从来不画素描。我最佩服一个西班牙艺术家,他是最伟大的现实主义画家,他一辈子只有一两张素描。还有十五世纪意大利的大师卡拉瓦乔,卡拉瓦乔几乎没有一张素描留世,如果他画过,他不会不留下。当然有很多素描大师,如达?芬奇、米开朗琪罗、鲁本斯、伦勃朗……可以举很多例子,但我也可以举出同样多的大师,一辈子一张素描也没有留下来,但是他仍然画得很好。至于印度、波斯、两河流域,还有埃及,从来没有素描这件事情,可它们是全世界美术史最辉煌的地方。

@夜未央:我也有培训机构,但是我从来不主张、不赞同学生去参加美术的考级。甚至有一些焦虑的家长强烈要求考试,拿到一张张印着等级标号的证书。当我不能一一解释的时候,干脆在微信群里直接说明不辅导考级。美术实在没有确切的衡量指标,用证书去泯灭创意和艺术的种子,是一种罪过。培训机构是辅导了不少优秀的孩子,但是这种杀鸡取卵、过度透支的行为也是急功近利下的普遍现象。说白了:钱,引发了一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样的钱,不赚也罢。

@月印万川:艺术是一场未知世界的探索,是未见之物,过早判断等于夭折未知。艺术从根本上来说“不可教”,因为孩子未来的作品你从未见过。

美育问题众家谈

现在整个中小学教育一边说要素质教育,但很多时候测评都是以应试的素描、速写、水粉为主。尤其对教师的考核基本停留在论文、课题、获奖、公开课等等。却很少有直接进入课堂,通过长期观察、积累、作品等方式直观直接考评老师的。我也曾设想过可否通过佩戴一定仪器,检测上课过程中孩子的思维活跃程度来比较不同教育行为产生的变化。

意大利有个导演叫费里尼,他说过一句话,可能有点极端。他说全世界的孩子在五岁以后送到幼儿园就被扼杀了。他反对所有现行的教育。我的观点跟他一样,中国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就在扼杀孩子,让他变得不像一个孩子。人越长大,越是一个变坏的过程、变麻木的过程,不看天,不看星星,也不看花儿,不看树。脑子里只想挣钱,想当官,想把别人弄下去自己爬上来,所有的人就是想挣钱,做生意。所以很多孩子在长大以后就不可爱了,所以趁你们现在还可爱的时候说说话。

??俞东(北京市朝阳区学生活动管理中心、朝阳区青少年活动中心教师)

虽然我们现在还无法杜绝各种比赛、考级,但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好教学研究。只要我们能坚持内心的教育理想,通过美术教育,关注孩子们的身心成长,家长们肯定能够逐渐认可并理解和接受我们的教育理念和方式,良好的美术教育氛围离不开老师、学生、家长的共同努力。

而且除了考级以外,我们现在整个教育环境中过于注重美术技能表现也是一大问题,有人说“素描是一切造型的基础”,然而真的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切造型基础吗?

@范美俊:美术考级,以貌似权威的组织机构,以看似崇高的教育培训形式,以清晰的盈利加盟分成模式,以混账的美术等级制,竟然横行无阻二十余年!